江山文學網-原創小說-優秀文學
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網首頁 >> 逝水流年 >> 短篇 >> 情感小說 >> 【流年】程懷仁的帽子(短篇小說)

精品 【流年】程懷仁的帽子(短篇小說)


作者:閑書清茶 布衣,335.20 游戲積分:0 防御:破壞: 閱讀:876發表時間:2020-01-30 14:37:40

程懷仁又是一夜沒睡,昏頭漲腦,眼睛紅得像兔子,腿有點發軟打顫。他決定要辦大事了,一出心中惡氣。他自己在心底發著狠:哼!老實人不是不會使壞,逼急了,更壞!他悶頭扒拉了兩口飯就放下了飯碗。將近兩天沒吃東西了,也不覺得餓,沒一點胃口。他拉出摩托車要出門。早晨的太陽晃得他眼睛流淚。老婆正在灶間刷碗,聽見響動,扎煞著手出來問:
   “去哪?”
   程懷仁淡淡地答:“去鎮上?!?br />   老娘們嘟嘟囔囔哭哭啼啼鬧騰半夜,她罵程懷仁窩囊廢,被人這么欺負,就忍了?還是個爺們不?
   “去干啥?”
   “買東西?!?br />   程懷仁不想告訴老婆他要去鎮上買啥東西?!熬幻軇t失臣,臣不密則失身”。老娘們嘴碎,天機不能泄露。
   老婆打量著程懷仁的臉色,后悔昨晚說話過頭??墒?,換誰誰能忍著?“憨人不發火,發火了不得”。她害怕程懷仁一沖動做出喪失理智的事情來,就一把拉著摩托車的后貨架緊著問:“去買啥?”
   程懷仁看出了老婆的心思,蠟黃的臉使勁擠出一點笑:
   “放心,不買刀不買槍也不買毒藥?!?br />   “到底買啥?”
   見老婆刨根問底,程懷仁腦子轉了一個彎:實話告訴她也沒事,就是告訴公安也沒事,反正沒有人會知道用途。就苦笑了一下:
   “去買點胡椒?!?br />   “……”
   “我想吃羊肉湯了,行不?”
   “……”
   老婆疑惑地松了手。見程懷仁推著摩托車走出門口,忽然反映過來,忙喊:
   “帽子,帽子!不戴你那該死的帽子啦?”
   程懷仁猶豫了一回兒,支好摩托車又回來了。
   老婆疑疑惑惑地幫程懷仁把帽子戴好,看著他啟動摩托車遠去,心里七上八下的,慌張得很。
   程懷仁的帽子和別人的不一樣,上面縫了一個微型的行車記錄儀,導線垂下來伸進衣兜,兜里有小電池。
   程懷仁從小就戴帽子。在娘懷抱里的時候,戴虎頭帽,奶奶親手做的;大了一點,戴兩邊往上翹的氈帽,爺爺買的;上學了,戴解放軍戴的那種綠色的軍帽,最時興,父親買的。后來因為帽子上多了一顆紅五角星,就四季都戴帽子了。冬天在軍帽外再套上一個帶大耳朵的棉帽,也是解放軍戴的那式樣,把五角星取下來,別到外面的棉帽上,特別帥氣漂亮。那是特殊的榮耀,別人都沒有的。
   程懷仁很幸運,出生于大饑荒剛過去的六十年代,真正的“生于新社會長在紅旗下”。老程家是仁義之家,他爺爺給他取名懷仁,希望他繼承老祖宗的仁義之風,心懷仁義。雖然當時程懷仁并不十分明白什么是心懷仁義,但也明白是要做乖孩子。這名字有點像谷子地里的高粱,顯眼。因為他的同齡人多是取“躍進、衛星、愛國、前進”之類的革命味很濃的名字。程懷仁上學,更是受的“學習雷鋒好榜樣”的教育,從小學雷鋒做好事,受的表揚,得的獎狀,他自己都記不清有多少了。最風光的就是帽子上的那顆五角星。老師的弟弟是解放軍,給了老師一顆最正宗的紅五角星,老師戴在自己的帽子上,惹得全村的小青年眼紅。因為程懷仁表現太好了,老師覺得光發獎狀還不夠,就把自己軍帽上的五角星摘下來,戴在了程懷仁的帽子上。跟電影里潘冬子挺像。從此,程懷仁一年四季再不摘帽子。
   習慣一旦形成,就不好改。頭上沒了帽子,就好像頭頂上沒有天了。
   程懷仁唯一的一次受老師批評,是小學一年級時,跟幾個孩子偷摘了大隊果園的幾個蘋果,被看果園的人發現,告到了老師那。老師在班上挨個批評,到批評到程懷仁時,完小畢業的老師超水平發揮了他的口才,講了“小時偷針,長大偷金”的故事,還講了逆水行舟,不進就退的道理,說你程懷仁要是不好好學好,就“成壞人”了,惹得全班同學哄堂大笑。從此,“成壞人”就成了他的外號。程懷仁特別惱怒這個外號,大聲用不標準的普通話糾正:我叫程—懷—仁!心懷仁義的程—懷—仁!我爺爺給我起的名字!不是成—壞—人!對方笑道:對呀,我是叫你程懷仁呀,怎么啦,你的名字不是讓人叫的嗎?方言的發音一樣,對方不承認,程懷仁也沒辦法。久而久之,他累了,也煩了,就不再敏感了,不管別人怎么叫,他都應著,只當“程懷仁”聽,心里倒平和了。程懷仁記住了爺爺對他講的“莫以善小而不為,莫以惡小而為之”要做仁義之人的教誨,也記住了老師給他講的“偷金”的故事,就更加努力地學雷鋒,直至把老師的五角星,掙到了自己頭上。他好像真的害怕不做好事,就真的能成壞人了。
   上了中學,程懷仁的軍帽才摘下來,換成太陽帽,紅色的,更顯眼。那時普遍的經濟條件有所改善,“文明禮貌月”活動的獎勵也上了檔次,改發太陽帽。
   程懷仁戴著他光榮的帽子,在分不清是“程懷仁”還是“成壞人”的稱呼中長大了,要考大學了。他是戴著他的紅色太陽帽進的預選(當年的高考在正式考試前一個月,要先進行一次“預選”考試,預選上了才能參加正式高考)考場。
   在考語文那場,試題發下來,程懷仁剛在上面寫下自己的姓名,還沒來得及看清第一道題目,就聽普通一聲,腳下躺了一個和他戴一樣帽子的女孩。程懷仁并不認識。為了防止作弊,考生的座位是和別的學??忌g隔的。程懷仁條件反射地扔了圓珠筆,沒待監考老師說話,背起女孩就往醫務室跑。因為在禁止出入考場的時間出了考場,程懷仁被“死板”的監考老師按照規定取消了考試資格,他的語文試卷,除了“程懷仁”三個字,干凈得讓閱卷老師驚奇,雖然語文卷子得零分平生沒遇見過,也只好在上面畫了一個圓圈圈,底下再加兩道杠——紅色的,像太陽剛出水面的抽象畫。
   程懷仁學習成績在班里是靠前的,雖不大可能考上什么名牌大學,但過預選關是輕而易舉的事;正式考試考個保底的中專,跳出農門弄個非農業戶口是沒有問題的。因為這張抽象畫,雖然享受了“縣級優秀學生”稱號加十分的待遇,也沒能走進高考的考場。老師為他惋惜,和他父親商量,再復讀一年,考出去,是手拿把拤的事??沙虘讶氏嘈拧鞍裆蠠o名,腳下有路”,改革開放了,聯產承包了,2000年會實現四個現代化的,在希望的田野上,大有作為!再加上家里經濟條件太差,讀書讀到現在就已經把老爹的腰筋抻得咔咔響了,就主動放棄了復讀。
   還沒等到程懷仁把田野的作為做大,一個現實問題便逼到了眼前:娶媳婦。雖說程懷仁不是帥哥,長得倒也絕對對得起大多數的姑娘,媒婆也熟悉他家的門,可是,和他同齡的人,孩子都會走路了,而他的媳婦還不知在哪兒。在柯爾蒙的作用下,他發揮自己有文化的特長,給自己覺得還配得上自己的姑娘寫過幾封情真意切的情書,結果卻被當笑話給公開了,傳開了,成了人們茶余飯后的談資。這事把程懷仁臊得好幾天沒敢出門,后來出門時,把帽子拉得低低的,遮住臉。慢慢地,眼見著那些鬼頭蛤蟆眼油腔滑調的小伙子都娶了漂亮姑娘,程懷仁明白過來了,自己落伍了,時代悄悄地改變了。在老人的眼中,程懷仁是個近乎十全十美的忠厚老實的好孩子,不打麻將不玩牌耍錢,不抽煙不喝酒,這樣的年輕人哪找去?在年輕人眼中,程懷仁是個傻子,愚大板子,念書念愚了!沒事的時候還看書,越看越愚!村里不會玩麻將撲克的,除了幾個膘子外,就程懷仁一個。雖然他們有事情也經常找程懷仁幫忙,像蓋房壘院墻、套袋摘蘋果之類的活,程懷仁只要有時間,總是每喊必到,義務幫忙,有時候還耽誤自己的活計。他們嘴上對程懷仁表示感謝,心里仍十分地瞧不起他。
   后來有個媒婆給程懷仁介紹一個大齡姑娘,倆人一見面,都笑了——是考場上暈倒的女孩!也算是緣分吧。結果自然是花好月圓。媒婆吃著豬頭肉(當地風俗,事成后送給媒婆一只豬頭作為謝禮)偷著樂:倆愚大板子,老郝的閨女嫁老鄭的兒子——正好!
   這兩個愚大板子過日子,有共同語言,感情不錯,只是日子過得緊巴。當初的大有作為的理想豐滿得像楊貴妃,現實卻骨感得像高中課本里的“蘆柴棒”??客晾锱偈?,顯然致不了富;做點小買賣,又心眼太實,往往賠本賺吆喝;跟著別人去城里建筑工地打工,包工頭卻拿著錢跑了,白干了半年……他們忽然發現,在學校里學的東西,除了自然學科,其余的似乎都成了他們致富的羈絆。老婆的思想在慢慢轉變,越來越像個標準的農村老娘們。程懷仁心里暗暗嘆息:賈寶玉說得對,水做的女兒,結婚后就都成魚眼睛了。程懷仁固執,他相信自己的爺爺,即便學校騙了他,爺爺絕對不會騙他,心懷仁義肯定錯不了,老祖宗幾千年傳下來的東西,一定不會錯,一定是好東西。這就使情投意合的兩口子之間免不了經??目慕O絆。好在倆人感情基礎不錯,擁有一樣的心地,雖然勺子跟鍋沿經常碰得叮當響,但勺子把沒斷,鍋也沒漏。讓他們感到欣慰的是,培養了一個好兒子,把倆人年輕時的夢想給實現了——考進了名牌大學!
   似乎扯得有點遠了。打住。還是來說程懷仁的帽子。
   咱們前面說過,程懷仁戴帽子已成習慣,不戴帽子就覺頭頂上沒有天了。但程懷仁除了小時候在帽子上加個紅五角星外,從來就沒有再在帽子上加過任何裝飾品,更不用說弄上個挺沉挺滑稽的記錄儀。車載行車記錄儀嘛,是汽車上用的,弄到帽子上并不舒服,也不美觀。但他還是弄了,這一度成了村里的笑話,出門也會被人像看怪物一樣端量來端量去。
   事情的起源是多年前鬧得全國上下沸沸揚揚的南京“彭宇案”。當時程懷仁憤怒,嘆氣,搖頭,后來卻是恐懼、后怕——這事自己沒少做!萬幸的是,自己扶的老太太都不是南京的那個,若不然,別說自己是個窮農民,就是個大款,恐怕也早拄著棍子討飯吃了;后來,央視春晚演了小品《扶不扶》,程懷仁在笑過之后,也思考起來:男主角很幸運,出來位民警為他作證??蛇@是文藝作品,編導想怎么演就怎么演,可現實呢?哪來那么多幸運的巧合?程懷仁忽然覺得那位男主角就是自己,名字起得也恰當——好賤!按照鄉下的俗語說,就是“賤才”嘛!“自己的墳都哭不過來,還去哭亂葬崗”!可遇到這樣的情況,自己肯定還是會“賤才”的,不“賤才”自己會良心過不去,自己不就真成壞人了?那么,扶還是不扶?還真是個難題!可以肯定的是,摔倒的老太太能經常遇到,能像小品上那樣出來作證的民警八輩子也難遇上一個。都說“人在做天在看”,“頭上三尺有神明”,可天看見了天不說話,頭上的神明也不會現身作證!程懷仁對自己有清醒的認識——江山易改本性難移,自己骨子里就“賤才”,這毛病改不了了,病入膏肓了!程懷仁真想自己扇自己幾個嘴巴!病得不輕就得未雨綢繆,提前防范。這實在是個不可不防的事情。網上有好多“明白人”支招——先拍照取證,后做好事。屁!危險發生只需要零點幾秒,人的本能不容你慢條斯理地思考、取證。后來他進城里辦事,發現滿大街都是攝像頭,簡直是天羅地網。他靈光一閃:隨身帶攝像不就行了?上網一查,“間諜用品”網站上琳瑯滿目,只是太貴,買不起。后來看見公交車擋風玻璃上有個小玩意,問一下,知道是車載行車記錄儀,不貴,不到二百塊錢。
   為自己“賤才”花錢買個勞什子,勺子和鍋又一次碰得叮當響。這玩意戴著,上山下泊干農活確實不方便,再加上別人打趣:晚上睡覺戴不戴?和老婆親熱拍下來了沒?放出來看看嘛,有黃片精彩不?惹得老婆也罵他精神病。程懷仁也就不天天戴著,只是在趕集、進城等出門的時候戴。他顧不得別人怎么看,必須戴!有了這玩意,出門時心里就有底氣,碰到讓自己“賤才”的事才不害怕,不用思前想后。
   多年過去了,這記錄儀一次用也沒管上。并不是程懷仁不“賤才”了,相反“賤才”的次數更多,只是沒有遇上“南京老太太”。這讓程懷仁有那么一絲絲的失望——白折騰了。不過更多的還是欣慰——天下畢竟還是好人多,是自己太小人之心了。沒想到的是,這勞什子記錄儀這回管了一次用,卻給自己招來了天大的麻煩!而且還不是自己“賤才”造成的。
   那天程懷仁去鎮上買農藥回來,見村口空地上好多人圍著,便支好摩托車湊過去看熱鬧,是賣凈水器的。程懷仁心里很是不屑:盡是些忽悠老百姓花冤枉錢的!程懷仁知道那玩意就是簡單的脫脂棉加活性炭過濾罷了,就他媽值兩三千塊錢?但程懷仁并不想說破,壞了人家的生意,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,因為鄉村“有知識”的人不多,不懂得原理;最主要的是沒有人愿意相信愚大板子的“歪理”,他們愿打愿挨,自己何必討那嫌,去“賤才”?
   程懷仁至今后悔得直想抽自己的嘴巴子,要是當時轉身離開了,就不會引火燒身,發生后來這些讓他憤怒得想殺人的事情。
   當時,程懷仁沒有別的事情,就站在人堆里看熱鬧,看賣凈水器的人現場演示,看一張能把稻草說成金條的嘴把凈水器說得神乎其神??礋┝藙傁腚x開,忽然賣凈水器的人驚呼,少了一臺凈水器!賣凈水器的人哭了,鼻涕一把淚一把,說賣一臺凈水器才掙個十塊二十塊的,丟了一臺,回去怎么向老板交代,這個月的工資得全扣了,讓人怎么活?他請求善良的老少爺們,誰誤拿了,還回來,感激不盡。雖然表演的成分大,倒也說得讓人可憐。人群開始騷動,說什么的都有,有說老板你是不是記錯了,有說丟全村人的臉的,亂哄哄地,賣的不賣了買的也不買了。二愣子正慷慨激昂地說著“誰這么缺德,丟全村的人”,一轉臉看見了程懷仁,樂了:“都別吵吵了!案子破了!”大家正愣神,二愣子過來一把薅下了程懷仁的帽子擎在手里搖晃著:“這不有記錄儀嘛!誰拿的,這里面保準有!”大伙便亂哄哄地跟著二愣子去看電腦,程懷仁沒有辦法,也被裹挾著跟著人群走。

共 15500 字 4 頁 首頁1234
轉到
【編者按】俗話說得好:“不是不報,是時候未到?!背虘讶适莻€老實人,也是個善良的人。正因為他的老實與善良,總是被人瞧不起,被人欺負,也為此付出了重大的代價,甚至是生命。程學好靠著派出所的姐夫,對程懷仁左右欺負,陷害威脅,使其受盡了委屈,還無處伸冤。即使這樣,在程學好出了車禍,生命危在旦夕時,程懷仁義無反顧地去搶救他,自己卻在回家的路上出了車禍,失去了生命。程懷仁用自己的善良與道德,抨擊了邪惡,救贖了程學好。小說構思奇特,人物形象飽滿,描寫細膩,故事情節跌宕起伏,倒敘、插敘的運用,把故事情節推向了高潮,鞭撻社會邪惡勢力,挖掘了人性。佳作,編者推薦閱讀!【編輯:五十玫瑰】【江山編輯部·精品推薦202002010004】

大家來說說

用戶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五十玫瑰        2020-01-30 14:39:05
  小說意蘊豐厚,值得品讀!
   感謝作者的分享,問好,祝鼠年吉祥!
五十玫瑰
回復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閑書清茶        2020-01-30 16:01:00
  老師好!新春快樂!感謝推薦品評,辛苦了。謝謝!
共 1 條 1 頁 首頁1
轉到
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
分享按鈕 欧美日韩在线无码